饮冰十年,难凉热血

【第一卷】 天涯尽 第十三章 路途

  马车在山道上飞驰,道路两旁山色空蒙。

  纪澜溪将云水剑握在手里仔细端详着它的花纹,这是师父在他初入沧澜派时赠给他的,从此他便再没有离手。师父当年的话,他还记得很清楚:

  “孩子,你根骨不错,我今日将这柄剑赠你,一要你好好修习沧澜派剑法,二盼你能够仗剑天涯,行侠仗义。”

  仗剑天涯,行侠仗义,多么快意洒脱的字眼。可是自己似乎还未进入真正的江湖已先深陷泥潭,体会了人心善恶,诡异莫测。

  “师父,”纪阑溪握紧手中的剑,“你等着,我一定向你证明我的清白。”

  傍晚的时候终于赶在城门禁闭时到了金室山脚下的一间客栈,纪阑溪赶了一天的车脸上已经浮现了疲惫之色,下车时缄默不语。

  ...

【第一卷】 天涯尽 第十二章 决断

  纪阑溪回到客栈时夜色已深,他却丝毫没有睡意。

  翌日清晨珺秀来得出奇地早,看他脸色很差还在发呆,叹了口气:“阑溪哥你也别太心烦了,我这次是偷偷下山来找你的。想着一定要把事情弄清楚,昨天突然见到了你,让我真是吃了一惊。”

  “珺秀,”纪阑溪突然转过头,看着珺秀,“我已经找到了想要找的东西,我要回去了。”

  “什么!你已经……”

  “嗯,我必须回去。”阑溪垂着眼眸,面无表情,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我必须求得师父的原谅。”如果说之前,他还想着他可以等,等到把事情的原委查清楚之后带着《离煞剑谱》前往凤鸣山沧澜派,那么在楚风墨说出遇见了月昭之后,他突然发现,他已经失去了耐性,他等不下去...

【第一卷】天涯尽 第十一章 遇见

  珺秀趴在桌子上,灵动的眼睛带着探究看向纪阑溪,看的他一阵不自在。

  珺秀突然一拍桌子,站起身,“太不像话了!那日武林大会上几位长老的眼睛都是瞎的吗,竟然看不出阑溪哥是被陷害的!哪个人会在自己盗取了本派秘籍又偷学了别派武功之后傻得自己站出来啊!”珺秀很少这么生气,清秀的脸涨得通红。

  阑溪听得一愣,一阵温暖涌上心头。

  人生一世,草生一秋,能够被一些人无条件关心着,真的很够了。

  安抚似地拍上珺秀的肩膀,阑溪柔和了眉眼,示意他坐下来,“珺秀你不要这么激动,我被误会盗取《离煞剑谱》也很正常。毕竟我没法解释出原因来,师父当然会怀疑了。”

  “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

属性如下👇

女权/LGBT/东方神起JYJ/原著稻米(❗瓶邪洁癖❗尊重原著作者是底线❗)/中配路梓本命/霍尊/全职/魔道(❗忘羡不拆不逆❗)/欧美圈/历史圈/梦间集/国乒/京剧

【第一卷】天涯尽 第十章雪扇公子

  纪阑溪回头,一片云雾渺茫中,星曜宫的轮廓在视野中渐渐模糊。

  低低叹口气,纪阑溪快步地在青郁的树木中穿梭,抿紧唇,企图让自己忘掉脑海里挥之不去的昨夜的情状。

  清风微扬。

  浅淡的幽香随风四散而开,一道雪色的身影在青色中隐隐绰绰,那人手持一把玉骨雪扇“啪”地一声,扇面打开,天蚕丝的扇面反射着淡淡的柔光,一片雪色上淋漓地题着遒劲洒脱的墨字。

  那人看见他,有些惊讶的微眯起那双温柔的桃花眼。

  纪阑溪惊讶地脱口而出:“楚兄!”

  楚风墨笑得温文儒雅:“真巧。”

  “珺秀最近一直很担心你。”楚风墨轻摇雪扇,一头黑发任清风吹拂。

  在纪阑溪失神的片刻,楚风墨已经走到...

【第一卷】天涯尽 第九章逃离

  夜出奇地静谧。

  雅矜殿竟没有一个把守的人。

  流水的月光透过窗棂倾斜到殿中,在黑暗中给了纪阑溪一抹亮色。

  纪阑溪隐去周身气息,在雅矜殿内四处搜索入口。

  到了星耀宫以后,这帮人立刻被召集到一起仿佛有什么重大决定需要共同商议,小半天竟然没有一个人管他,似乎算准了他不会轻易跑掉,他在乱转的过程中也真听到了一些东西。

  那些人都急匆匆脸色严肃每人手里捧着一个精美的木匣,木匣有大有小,全部送进了雅矜殿,然后又两手空空地出来。

  纪阑溪猜,他们定然是将各类珍宝送进去,而雅矜殿只是一个大殿,其下必定藏有暗室。

  指尖触碰到椅子铺上的锦缎的时候,一股熟悉的香气飘来,这是那...

【第一卷】天涯尽 第八章夜狂乱

  入夜。

  夜风吹拂,树影婆娑。

  流今阁内静谧无声,纪阑溪披着衣物,仍旧辗转无眠。

  荧荧的烛火散发着温暖的光亮,映在纪阑溪的面容上,说不出的美好。

  门被吱呀一声推开,纪阑溪瞬间警惕起来,问了一声:“谁!”

  说话间一道颀长的黑影就压了下来。

  借着朦胧清冷的月光,阑溪看清了,那是君寰语。

  与平常不太一样的,君寰语。

  不是旁人眼里残忍冷血,也不是这些日子以来自己所见的清冷孤傲,更加不是在星曜宫众人面前的威严冷静。

  一个怀抱猝不及防地落下来,阑溪被紧紧抱在面前男人的怀里几乎喘不过起来。

  房间里弥漫着浓浓的酒香。

  纪阑溪皱起眉头,“你喝酒...

【第一卷】天涯尽 第七章星耀宫

  接下来去星曜宫的一路上出奇平静,平静得让纪阑溪觉得不正常。

  马车在路上大概行了有三四日,便转入了深山密林中,人烟稀少,但是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景色很好,纪阑溪并不觉得荒凉。

  这几天纪阑溪可以说是很听话的呆在马车上不到必要时候决不出来,因为那天客栈的事情已经让他产生了心理阴影。

  偶然有时,撩起马车的帘子,参天挺拔郁郁葱葱的树木特有的香味进入鼻息,让人顿时觉得精神舒爽。

  马车在他以前从来不知道的秘路上一路行驶,终于在武林大会结束的第十五日到达了星曜宫境内。

  很不一样。

  和纪阑溪原本在脑海里想象的很不一样。

  原本纪阑溪想,星曜宫,如果不是金碧辉煌、气势如虹,...

【第一卷】天涯尽 第六章上官浅

  月华收,云淡霜天曙。

  第二天纪阑溪醒来的时候,星曜宫的一众弟子早就坐在了楼下,脸色很正常,仿佛昨晚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君寰语依旧被围坐着,一脸淡然地接受着众人目光的洗礼。

  经过了一晚上的思想挣扎,纪阑溪决定还是先留下来。

  君寰语说的很对,他在这里自己是不可能逃走的,而且自己现在回去也不能告诉师父事情的始末缘由到底是什么,贸然回去只会给师父给沧澜派蒙羞。自己要留下来,找出到底是谁在背后动了手脚,故意陷害自己陷害沧澜派。

  还有,他要弄清楚君寰语昨晚跟他说的话到底什么意思。

  打定了主意,纪阑溪只觉得这几日郁结紧绷的神经稍稍放松了下来。

  谁知他刚下楼,星曜宫...

【第一卷】天涯尽 第五章君寰语

  接下来的几日里星曜宫势如破竹一般,几乎无对手,而君寰语,自始至终,都没有再上台。可是所有人都心知肚明,在座的人没有一个人是他的对手,就算放眼整个武林,也没有他的对手。

  他是真正的武林至尊,无人能超越的神话。

  武林盛会的红榜在结束后贴出来,星曜宫不出意料排在各大派之首。

  下一次武林盛会要再等到五年后,到那时人们也仍然不知道君寰语会不会出手,是否自己终其一生也不能亲眼目睹那种绝代风华,睥睨天下。

  自武林盛会会场回星曜宫的路上可以说是平静。

  君寰语骑在马上,身姿挺拔,身披绛红长衣,在清风中被徐徐吹起,仿佛照红了归途。

  一行人走的不快不慢,心沉气静。

  空气...

1 / 7

© 桓弄玉 | Powered by LOFTER